狸狸原上草

做最理性的鐵頭娃 做最善良的暴發戶

“我心目中明日之子的最強廠牌已經走了。”

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。

Can't Resist

楊孟霖的動作很慢很慢,一時間彷彿世界都被他拖了腳步。

他眼瞼微瞇,一時沉醉。

溫熱的觸感印在唇角,終閉起的眼睫印於眼底。

一觸即分。

迷離的眼先是微張,綻放,然後又瞇成調皮的月彎。

施柏宇終於感受到世界重新開始流動,卻同時興起一陣癢意,從嘴角的記憶開始擴散到全身。

癢。

好癢。

“……欸施柏宇,你幹嘛沒反應。”

“……幹嘛一直盯著我看啊,很毛欸。”

“……孟霖。”

“幹嘛?”

“我可以親你嗎。”

—————

幹 我昨天才在妄想他們親親今天就(
只好放一波
好幸福喔可惡 我說我
#楊孟霖全世界最可愛
#0411國際派尼日

6 47

【逃逸】白鸽

再去听了盛夏和意料之中,大哭了一场来把这篇补完了。
喜欢上廖俊涛的第五十天,恭喜巨星获得你值得的冠军。

00

毛不易最近总是做奇怪的梦。

梦里有一只白色的鸽子老喜欢围着他转,边飞边咕噜噜地叫。

毛不易以前并不是不会做梦,但做得那么频繁倒是奇怪了。

他只好把他归咎于参加节目每天晚睡压力太大。

01
一开始那只鸽子就像是各种故事中常出现的那种高贵的和平鸽,纯白朦胧得美丽。

毛不易喜欢看它在天空翱翔,划出一道耀眼的光芒。

看着看着他心情就莫名的好。

鸽子与蓝天,真配。

那时独秀赛道的海选刚过,毛不易靠在廖俊涛床上,把这件事告诉了他刚认定为好友的人。

''什么鬼这个梦哈哈哈。 "...

22 80

【逃逸】不易

-突然被脑洞轰到手速爆发产物
-第一次尝试这种文风……如果觉得有阅读障碍或者有任何建议都可以说……
-时间点大约在铁头淘汰前一个礼拜

以下正文↓↓↓

廖俊涛有毛不易唱吧的帐密。

起因是他说想听毛毛其他的歌,设了私密那种。

毛不易说,你想听我手机随时给你放呗。

我开心还能随时给你唱呢。

廖俊涛笑了,你那张嘴可金的,不在台上你都不怎么愿意唱呢。我面子还真大哈。

毛不易瞥了他一眼,露出了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做作微笑。

只有你和锺易轩在的话,我倒是挺愿意的。

这他没说出口。

廖俊涛不肯放弃,那你要是不开心怎么办?

这货纯粹搞事。毛不易心裡想。

你哄呗。

行啊!叔叔一把吉他征服哭泣的毛...

【周太】日日流光02

*重看了漫畫發現小石川是別的大學來東大練習的……懶得改了無視這個bug吧ˊˇˋ

以下正文↓↓↓

  真島太一最終是考取了東大,進了這個他從畢業前就一直頻繁進出的地方。

  除了考前一個月左右的備戰時期,太一到東大花牌會練習的頻率連正牌的會員都不及,甚至連考完試考生們放飛自我的假期他都來準時報到。

  在這段期間內,太一進行了上百場的練習賽,而周防一個人就包辦了約莫一半的場次,連大四的前輩都說這麼多年來沒看過他這麼有幹勁的樣子。

  然而太一一場都沒有贏過。

  只有一次,那麼唯一的一次,太一把和周防名人的勝差縮短至一張,再來平手,最後卻敗在命運戰的手上。

  連知曉太一神秘的厄運...

14 19

【周太】日日流光01

考生手癢產物 

許周防一個小學弟:3

以下正文↓↓↓ 

  十月,秋意正濃。 

  東大詩情畫意的校園內,正式擺脫高中生束縛,踏上大學生涯的新生興奮又無措地漫步於其中,接受著學長姐們熱情的部活宣傳。人群熙熙攘攘,促成了東大一整年最熱鬧的一段時間。 

  就連位於學校內最靜謐一處的東大花牌部也不免被這樣的氣氛傳染,偌大一個部活室內僅寥寥幾人,其他的都跑外頭去搭訕學弟妹去了,美其名為招攬部員。 

  作為留守部員代表的須藤曉人從裡邊特別隔開的練習室內走出來,悠閒地給自己沏了杯茶,潤潤剛進行完一輪讀牌的喉嚨。而這時部活室的門給某人赫然一...

4 26

【周太】錯覺

*cp是周防久志x真島太一
*1000字超短打 
*沒有邏輯 沒有戀愛

  太一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丟下瑞澤歌牌部而跟著周防名人,這件事怎麼想都很不可思議。
  誰知道眼前這個墨鏡男竟然是補習班的講師,好巧不巧讓他給遇上了。
  如果沒有遇見他……還會繼續玩歌牌嗎?
  太一有時候會想,為什麼周防要在那個時候阻止自己接下耳機,還有夜晚階梯上的一番話。
  「你明明就不喜歡歌牌。」
  「明明就不喜歡,卻非常努力。」
  「有什麼關係呢,我也不喜歡歌牌喔。」
  啊,就是這個吧。我們都為了歌牌以外的什麼...

32 26
 

© 狸狸原上草 | Powered by LOFTER